為什麼有人要遊卡道歉?

發表於 2018/12/20
1,295次點閱
0人收藏

上個六日(2018/12/15、16),在上海,著名的桌遊廠商遊卡舉辦了 2018 BGM 桌遊展,這個桌遊展其實還沒舉辦前便已聲名大噪,原因就在於遊卡桌遊與知名設計師 RK 的關於遊戲版權的紛爭,詳情可參閱:


 1. 被設計師RK炮轟後,游卡正式回應了我們提出的五個問題 

2. RK退出WODC——后《三国杀》时代的游卡该何去何从


從該事件後,遊卡桌遊另外令人矚目的最大消息,便是意外殺出從 CMON 手上,以極高的套數合約,豪氣簽下了知名遊戲 Root、Newton 和 Everdell 的中文版權,同時也在最近公布消息,將發行「價格令玩家滿意」的繁簡體均備中文版,且甚至有中文專屬集資 Promo 的版本,一時之間,遊卡桌遊在資深玩家圈裡,掀起一陣陣話題。


不過,在遊卡舉辦的這場 2018 BGM 桌遊展,有個會場活動的意外插曲,卻格外引人注目。在展會活動進行的當下,一位玩家沖著舞臺喊了幾句:「請問遊卡什麼時候就抄襲行為進行道歉?」,並且最後被現場警衛請出了舞台區。

就是他,這個背影熟悉嗎?


很快的,後續對岸的弈乎桌遊發表了一篇「有人竟然在桌游展上"闹事"!专访当事人,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?」說明了詳情,甚至最後本人 k1 也在對岸的貼吧(桌遊吧)寫了聲明「关于我为什么要在BGM展上搞事」,同時他還接受了對岸知名的桌遊媒體 TABChannel 暗影君的影片採訪,原文出自「深读BGM | 后《三国杀》时代的中国桌游正式开启」。


這個熟悉的聲音,熟悉的背影,讓我想起了一個熟識的事件,沒錯,他就是小透明,也叫 k1,上海的一位知名桌遊玩家,在採訪裡面也提到了,他同時也是一家保險公司的調查員,在今年年初的時候,他最有名的一仗便是狀告 A 社的 Arkham Horror: The Card Game (詭鎮奇談)的翻譯問題,正是他,而他這次也正是為了三國殺骰子版與 Bang 骰子版的「致敬借鑒」議題來的,觀看完他全部的主張和訪問,可以發現他的訴求是,對於遊卡能讓玩家以合理的價格,良好的品質玩到好的遊戲他非常感激,但他一切抗議行動的根源是,遊卡作為一個有資本且也有市場聲量能力的廠商,是否能在其他業務推展方面,對遊戲機制不再做出「致敬借鑒」之舉?


其實對大多數玩家來說,我們知道的現實的確就是很多人譴責歸譴責,玩歸玩,但對於自己譴責的事情發出聲音是挺了不起的。在華人圈,大家總是好來好去,檯面上發出不平之音或異己之見,或甚至「文人相輕」一類形而上的嘴砲爭論而得罪人的事情雖說沒少聽過,但總是不會端上檯面大家撕破臉,所以 k1 的這些行動無疑是我覺得這一年來桌遊圈中少數值得被報導的事情,尤其他在貼吧最後的自白言論也讓我敬服,全文節錄並繁體化如下:


說一千道一萬,在國內遊卡無疑是桌遊圈子永遠無法繞過的一個名字。 無論是備受爭議的出生,巨大成功,還是他們即將憑藉巨大的商業力量來改變目前桌遊行業的現狀,都是既成的事實。 如果今後遊卡再有不當的行為,我還是會站出來抵制、反對。 今後游卡為桌遊圈子做出的正面表率我也會盡可能公正的予以認可。 希望游卡能在正道上引領中國桌遊圈,用對原創的支援來彌補備受爭議的出身。


這個態度跟我上一次撰寫一個菜鳥對桌遊「智慧財產權」的認識雷同,我認為就是一個就事論事的態度,我有時候常常在想,圈子裡的玩家可以在桌上批評某些遊戲說明書邏輯不分、遊戲機制流程狗屁不通、或者本身就是糞 Game 且也大都振振有詞的可以發表感想,不過在這一類事情上為什麼就少見就事論事的觀點呢?


或許原因很簡單,不關己生死的冷漠,正是我們這個行業還在蕭條的原因之一,於此同時,k1 在這一年與 Asmodee 和遊卡的這些事件互動,更是值得讓人在亞洲區的華人桌遊史上,記上一筆。


轉自桌遊菜鳥

https://goo.gl/i7RKKC